代孕知识

再战混改 天津信托77.58%股权“待嫁”

经历了三度延期、无奈摘牌后,天津信托混改项目终于迎来新的进展。

12月30日,来自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公布的信息显示,天津信托今日披露了两则股权转让信息,其中涉及该公司两家最大持股股东,天津海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泰控股”)和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国际”),此次如成功转让,海泰控股将完全退出天津信托股东席位。

在分析人士看来,天津信托本次转让与之前完全不同,原大股东全部转让,二股东也要退居中小股东之列,可谓彻底脱手,新实际控制人的到来也将给一直在行业里不温不火的天津信托注入市场化的活力。

再战混改 天津信托77.58%股权“待嫁”

大股东海泰控股拟退出从股权转让信息可以看到,本次天津信托拟转让77.58%的股权,其中,该公司大股东海泰控股将其持有的天津信托51.58%股权全部转让,转让底价约为39.5亿元;二大股东泰达国际转让其持有的天津信托26%股权,转让底价约为19.9亿元。

据了解,天津信托是由央行天津市分行创建,于1980年10月20日成立,并于同年11月1日正式对外营业,是国内最早成立的信托投资机构之一。

2014年4月15日,天津信托注册资本金增加为17亿元整。

成立以来,天津信托历经国家信托行业五次整顿,几经改变控股方,一直获准单独保留,也是全国仅有几家自始至终获准单独保留的信托公司之一。

从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天津信托共有5家股东,分别是海泰控股(持股51.58%)、泰达国际(持股42.11%)、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90%)、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36%)、天津教育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05%)。

如果此次转让成功,海泰控股将完全退出天津信托股东席位,而泰达国际仍持有天津信托16.11%股权。

“天津信托本次转让完全不同,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原大股东全部转让,二股东也要退居中小股东之列,可谓彻底脱手,将给天津信托带来脱胎换骨的变化。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大股东拟完全退出会让公司业务发展走上全新的道路,按照之前的情况,天津信托人员很大程度上会予以保留,业务上则会随着新的实际控制人的到来,将给一直在行业里不温不火的天津信托注入市场化的活力。

曾经三度延期后无奈摘牌回溯天津信托的混改历程,可谓是一波三折屡屡受挫,战线已经拉长了两年之久。

早在2017年,天津信托就开始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2018年4月28日,天津信托混改项目正式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据当时的挂牌信息,天津信托拟新增注册资本21亿元,征集3名投资方,对应持股比例为39.73%;其中战略投资者Ⅰ对应持股比例7%、战略投资者Ⅱ对应持股比例18%、战略投资者Ⅲ对应持股比例14.73%。

然而这一混改方案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后于2018年8月、2018年10月和2018年12月遭遇三度延期,延长原因均为“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

直到2019年1月18日,天津信托大股东海泰控股宣布,截至2019年1月16日,天津信托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资者,为了促进混改工作顺利进行,按照国资监管部门的要求,天津信托混改项目拟从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撤牌,随后天津信托混改项目已然撤下。

对当时撤牌的原因,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彼时天津信托的挂牌方案是海泰控股和天津信托同步混改,需要有实力有能力且愿意实际投入又不控制的投资方,在当下市场有较大难度。

天津信托方面当时也回应称,前期的挂牌方案是海泰控股和天津信托同步混改,资金量需求较大,加上2018年市场上资金较往年更紧,有投资实力的意向投资方减少;同时监管机构对股东准入标准的把控也更加严格,导致方案不被市场认可。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天津信托之前的混改本拟引进三家中小股东,实际控制权并无变动,外部观望气氛浓重,方案最终夭折。

近期的《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炉”,对于这次天津信托混改的股东限定有较大的指导作用,天津信托的混改过程也会对该办法的实践实施有一定的反馈意义。

借混改破局作为天津市实施混改的市管企业之一,天津信托一直备受业内瞩目,天津信托近年来净利润排名在业内一直处于中等的位置,据Wind数据统计,2015年天津信托的净利润为5.35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42。

2016年天津信托净利润为4.13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49。

2017年净利润为5.33亿元,在统计的66家信托公司中排名43。

据天津产权交易所披露的最新信息,截至2019年11月30日,天津信托营业收入、净利润均较2018年年末有所下滑,但资产总额实现提升。

其中,营业收入下降至4.63亿元,净利润下降至3.57亿元,资产总计78.5亿元。

而2018年全年,天津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1.65亿元,净利润5.84亿元,资产总计74.93亿元。

展望2020年,信托行业仍面临严峻形势,信托公司的转型也迫在眉睫。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信托业观察人士表示,天津信托作为一家老牌信托公司,在天津区域及周边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发展相对稳健。

廖鹤凯强调称,天津信托地处京津冀地区,背靠北方第二大城市也是北方最大的海港城市天津,在对应区域的基建、混改、产业落地,特别是与北京协同发展引导创新产业落地方面,天津有着独特的优势,这些优势也是天津信托可以把握的特殊优势,由此衍生的业务规模不可小觑。

在对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应中,天津信托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该公司希望借助混改的机遇,加快体制机制创新,通过引进目标同向、主业匹配、资源丰富的战略投资者,增强企业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通过引入外部资本,实现业务结构优化、全国范围布局,推动转型升级。

标签:

上一篇:别再抢票了 今年开着新欧蓝德回家过年
下一篇:天津包代生孩子多少钱:造影后一个月就代孕影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